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维马纳

阿格尼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‘和谐’?,我不知道‘和谐’是何物?如果要我‘和谐’生活在前苏联共产党一党独裁专制下,我情愿用生命换取民主和自由。” ——2002年,中央电视台采访清华峰会时,俄罗斯七旬老太语录

网易考拉推荐

关于元稹和薛涛读炎炎无语(轻寒蓦然)  

2008-05-02 17:04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 你(轻寒蓦然)和西门的对话,象是各说各的。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

(原创)怜惜苦命薛涛(家园、月满西楼征)

 今日午后,偶见人言“薛涛品行不端”。心莫名的疼痛,锥心的,紧紧的。

“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,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”虽身为艺伎,却如此分晓进退斩断情丝。就是这样一位心底纯净、智慧冷静的蜀中一代才女,竟是被人生生说成品行不端。何其可悲。为薛涛,更为出此言者。

薛涛,唐代女诗人,创“薛涛笺”。她称得上是我家乡蓉城古代诗坛的一朵奇葩,因而自幼对此女子即有几分喜爱。去了望江楼。叹其美丽。怜其身世。惜其才华。

我最为记忆深刻的是,薛涛与元稹的爱情故事。每每读来,总令我全身蔓延的心痛,痛到一瞬不愿再相信爱情。我原本很是喜欢元稹名篇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”,为之潸然泪下,为之深情而感动不已。也是因了此诗,我曾以为他是用情专一的男子,当真痴情得罕见,对他不由得敬佩。

可读罢他与薛涛的故事,虽不至于说他无耻,但由此对他的好感尽失。再读此诗,却感觉他实在是虚假万分,虚情假意到令人不屑。尤其在详知他的罗曼史且粗略看了《莺莺传》后,他的诗篇被我毫不犹豫打入十八层地狱,对他的品行更是嗤之以鼻。更是为薛涛的遇人不淑和错爱,倍感惋惜痛心。

元稹实是有罪,薄幸寡恩,既不想与薛涛相伴终生,既不想救她于水火,又何苦给她希望和幻想,令她刻骨铭心地朝暮思念。与此同时又与名妓刘采青私交甚笃、如火如荼。元稹何其风流何其残忍。这也解了我初读《十离诗》时的诧异。

待负心汉元稹潇洒地转身离去,在望江楼寂寞守候的痴傻女子薛涛这才如梦初醒,记起自己的身份,美女才女也只是虚名罢了,何有资格奢望爱情。至此,她彻底绝望,紧闭心扉,无奈遂作《十离诗》。

薛涛乃史上第一女校书,才高八斗,怎也会有几分清高和傲气吧。然而,在我看来,《十离诗》再如何构思巧妙、曲折动人,怎也无法完全掩饰那份低三下四悲悲戚戚的委屈。读来,总令人心酸,令人忧伤,怅然泪落。哪个女子不想清清白白,拥有安享岁月静好、现世安稳的福气,薛涛的身世却是无可奈何,并非她甘愿选择的。

“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。欲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。”可怜一代如花才女如此凄楚苦命,无人怜惜。可悲一代痴情才女如此泪湿红笺,无人怜惜。可叹一代清傲才女如此晚景凄凉。那么千年后,请怜惜她,怜惜她的不幸身世,怜惜她的才华横溢……如果你的心依然柔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轻寒于2008.4.27晚

附:附一段秀庐群聊天记录(注:醉无痕即是轻寒蓦然)

醉无痕   21:41:09

我挺喜欢怜惜薛涛的

西门小锅 21:44:07

我有个坏毛病,读故事常常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所以不太敢仔细读前人的故事,因为真正的历史常常坏人没报应,好人很凄凉

西门小锅  21:44:51

薛涛比起很多默默无名的女人也算幸运了,好歹她还遇到了伯乐

醉无痕   21:45:07

我也一样,常常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所以容易忧伤心疼

西门小锅  21:45:34

自己写故事就好,过程再伤心,知道结尾坏人一定会被惩罚

醉无痕    21:45:38

可是那些男人对她都不是真爱

西门小锅  21:46:13

真爱多奢侈啊,没几个人遇得到。有伯乐都是上上人生。我相信一定还有无数的佳人才女埋没了

西门小锅  21:51:00

活活, 每个悼亡诗写的超级好的男人都续娶了。(潘安暂时除外,他娶没娶我不知道)

西门小锅   21:52:56

两个人在一起很快乐,于是就很怀念,但是又忍不住再找新的,看能不能比原来更快乐。要是永远没从前那么快乐,就会怀念从前,成为一个千古痴情人。要是胜过从前,就不好意思了

西门小锅   21:56:51

其实薛涛命算不错的,替换一下,假如我们养个有才华的小白脸,他见异思迁爱上了别的女人,被那个女人抛弃了,又回来找我们,我们不一定有那么大度继续收留他。有时候男的心胸到底是宽广一点

空格  21:59:21

心胸不宽还叫男人吗我最恨小气男

醉无痕  21:59:25

可是,韦也不是真喜欢她,否则也不会

西门小锅 22:00:31

也许是这样,如果真爱会有占有欲和洁癖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(薛涛塑像:图片来自百度网络)

        

元稹是个好文人,我看应该看成一个人;既是一个人,当然就自带“原罪”,一个深刻的人类学家说:“人类的‘真正’爱情,只有十八天。”这以后,全是假的。再好,也只是另外一种感情,和爱情没关系;和假打,自欺欺人,互相欺骗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要是上帝造人就这个样子,人又哪敢于象神一样挑战上帝?吴晗有个童养媳,相敬如宾地呆在一起六十年,老婆终于死了。郭老去吊孝,一样假惺惺哭哭啼啼地,吴晗叫他去一边,说:“她终于死了。我的天呀。”两人会心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悲剧,往往是社会的陋习压力带来的。当然,人,也一样有伤悲和希求。那么,别人一样应该有。只要,不假,和正义,为什么不呢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想,元稹应该是个深刻的文人,他是绝对不会跟自己来假的,所以,时刻的真,也就成就千古绝唱;反而,一些一世都假装真的人,哪有那样的千古绝唱?!我也曾经整天沉昑薛涛的女孩诗境里,她也是很洒脱的“人”,那是一群伟大的,自由开放的唐王朝的共产主义理想的,唯真文人。当然,共产运动出现在1848年,人类一群不愿欺骗爱人的人,共产党人号召人们向群婚制共产主义社会推进,那里没有家庭,甚至没有自私的爱情,对自己认真解剖的文人,才能深刻这一步。阎锡山说:“共产主义社会真真好,那是一群品德极端高尚的人才能干成。”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今天的社会封闭程度远超过先秦和唐代,我们应该,更开放地想象元稹和薛涛那群人,也许,才刚刚能仰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